寒山月华白
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寒山月华白
                —— 废圃居士 
 
  如果纯以生命的角度看,人更应该如何生活更为合理,可能我们从寒山一生中行止会得到更多的启发。

  一个出家人,一个隐士,一个诗人,一个高洁的人,一个苦口婆心劝世者……我们把这些特征汇集在一起,基本上可以断定这就是寒山。

  人们不知道他生于何地,是什么地方人,尽管这个问题在那个时代这是一件重要的事。在大唐贞观年间,人们在享受时代的繁华的时候,寒山就住在天台山的岩穴里。我们可以想象,那时不会有很多人去看他的,不象现在,如果某隐士被人得知,人们会蜂拥而至!他在有生之前应该是寂寞的,绝不会想到他的名字在今天是如此热闹,他的好朋友似乎也只有国清寺的拾得。他平时就是一个贫士的样子,形容枯悴,有时穿一身树皮,别人打他、骂他(为什么呢?),他都是大笑飘然而去。他在山岩、村庄的墙头写下许多抒情和劝世的诗篇,这种自在豁达的生活真让人欣慕不已。我们无法想象,这样的人如果不是菩萨那又是谁?

  在他莫名其妙地去逝以后(隐于山穴而穴自闭,从而不见),我们得感谢一个叫道翘的僧人,是他,可能出于对这一神秘人物的好奇,收集整理了寒山散在各处的作品——寒山真是一位洒脱的作家,这一点与当今的网络写手如此相似。一共有300余首诗。这些诗共有三种:劝世、抒情、禅悦。

  寒山诗与后来的禅诗并不一样。他的诗少有禅机,而多咏禅境。在中国禅宗史上,寒山也不入围,中国禅宗的传承与寒山似乎没有任何关系。尽管丰干和尚说他就是文殊。因此,寒山诗的魅力不在于禅机,而在于那种清远自在的境界和那种真诚的劝世语句上,因此为历史上众多的文人所喜爱。一般而言,佛教徒更喜欢他的劝世诗,通俗上口。

  当然,事情也有一点例外,那就是到了清代,那位热爱佛教的皇帝雍正,作《御选语录》,列《寒山拾得诗》一卷。平时,我们谈到寒山诗,主要还是指《全唐诗》中收录的内容。

  有些自命不凡的人不喜欢寒山诗,觉得他的诗是打油诗,没有“我挥一挥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”那样动人,也没有顾炎武那样无休地用典。但是,寒山诗是如此地充满智慧,以致于我们真想做到和领会其中的意境是如此的不易。

  “自古诸哲人,不见有长存;生而还复死,尽变作灰尘。”说实在的,我最早读寒山诗时,真不知道为什么就凭这样的诗句也能留名千古?但当我已入中年,想想这一生的际遇,回忆从前的种种梦想,再看这样的诗,内心真是充满无限的感慨,深为寒山诗的深情厚意所感动。当我们年少时,渴望权势与成功,及长,又渴望发财与名望,再及长,我们希望自己成为他人的导师——即使没有文化,他也仍然喜欢好为人师。甚至在寒山看来,做哲人是人生最大的贪图,所以他一生栖息在山林中。如同佛陀所教导的那样,“我所说法,如筏喻者,法尚应舍,何况非法!”当我们了解了这一点,再读寒山的“生而还复死,尽变作灰尘。”认真地想想,人生竟然是真的如此而不仅仅是诗人的感叹。天哪,这是一件多么容易知道而又多么不愿承人甚至不敢看一眼的道理啊!一个人如果真的明了最后这一句话,他的人生是多么自在,多么有意义!

  又如:“一向寒山坐,淹留三十年。”这有几个人能做到?要知道,寒山是一个懂得感叹自己淹留三十年的人而不是那种无知的痴汉!有的人三天不去泡吧就会象生病一样;两个月不吃众生的肉,他会觉得非常痛苦;半年不骂人,他自己都会觉得自己象外星人。有没有人想过一个智者,一个诗人,在那风雨的岁月里,一个人住在山洞里都做些什么?大家不要只看他寒山的诗句之美,也应想到,那里也有他几十年修行的智慧。“人不知而不愠”。这是至美之境啊。

  而那些“彼此莫相啖,莲花生佛汤。”、“布施生生富,悭贪世世贫。”等劝世真言,更是有着无限的真实功用。

  如果把寒山诗列为禅诗,理由自然也是极为充分的。他有在禅意禅境上的特别开示:

  “余家有一窟,窟中无一特;净洁空堂堂,光华明日日。蔬食养微躯,布裘遮幻质;任你千圣现,我有天真佛。”天真佛,也是后来禅宗经常使用的词。

  当然,流传更多的是那些抒发一个悟道者情感的诗篇——

  碧山泉水清,寒山月华白;
  默知神自明,观空境愈寂。
  吾心似秋月,碧潭清皎洁;
  无特堪比伦,教我如何说。

  一个修道者的喜悦溢满大千。那句“观空境愈寂”,如此直接了当,让人觉得后世禅宗的公案倒显得如此的麻烦!

  当我们习惯了妄想和繁华时,我们忽视了寒山诗纯朴中的巨大力量。但它不会因为我们忽视而消失,它仍然——也会长远存在。

  对于寒山诗我们没法解释,它的智慧太直接了,天衣无缝,没有我们下口之处。  
 
佛经佛学 1wei.com  


本站佛经不保留版权,欢迎大家复制链接,广为传播 一味 www.1wei.com
愿以所有弘法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